哦,我亲爱的……鬈毛头

20
05月

哦,我亲爱的……鬈毛头

文/柳七

她是上帝赐给人间的尤物;是全世界人们共同钟爱的“宝贝儿”;当她童颜逝去,大家心里还是存着可爱的“鬈毛头”;当她白发苍苍,人们依旧永远记得她噘起小嘴皱着眉头,说:“
哦,我亲爱的……”

她是幸福的,因为她似乎永远不会老,而是定格在了童年;她——秀兰·邓波儿。

“小秀兰在我肚子里就会跳舞了”

1928年4月23日,一只可爱的小金牛(她是金牛座的)诞生在了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的邓波儿家族。在有了小杰克和小乔治之后,邓波儿先生把这个有着一张胖嘟嘟的小天使脸的女儿取名为秀兰。

秀兰·邓波儿的天赋绝对是上天赐予的,用妈妈的话说“我的小秀兰在我的肚子里就会跳舞了”。两岁时,秀兰·邓波儿就对音乐产生了兴趣;三岁时,妈妈把她送入米格林幼儿舞蹈学校接受训练。

米格林幼儿舞蹈学校,是好莱坞星探经常出入的地方。热爱电影的妈妈一心渴望小秀兰能进入演艺界,演上重要的角色,她认为在这个学校会有机会。虽然机会一直没有在米格林出现。但一颗即将照亮世界的童星,已经在这所小小的学校里酝酿。

“跳”出来的世界童星

1934年,桑塔莫尼卡影院门前,机会出现了。六岁的小秀兰在影院的台阶上一边蹦蹦跳跳,一边等候妈妈。这一跳跳出了秀兰的人生,也跳出了世界第一童星。当时,爱国歌舞片《起立欢呼》的词作者贾伊·戈尼也在影院,他的注意力完全被秀兰·邓波儿吸引住了。当即决定为她在这部影片中安排一个角色。后来,影片大获成功,只是一个小角色的秀兰,一炮走红,同时得到一份七年的演出合同。

这是秀兰最辉煌的一年,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她在福克斯公司演了《新群芳大会》、《小天使》、《小情人》等8部影片。

在这几部影片中,她以出色的表演,绝高的悟性,跻身十大明星之列,当然是其中年纪最小的。同时,她获得了第7届奥斯卡特别金像奖。

“圣诞节,我只要秀兰娃娃”

七岁时,秀兰又主演了三部热门影片。其中包括表现她扛枪打仗的《小叛军》,她因此被罗斯福总统邀请去白宫做客。

十岁时,秀兰已经是美国最具号召力的明星,“秀兰·邓波儿”这几个字就是票房的保证。她的童音,她的踢踏舞,以及阳光般灿烂、让人舒心的笑容,使无数人为之倾倒,全世界都迷住了这个“鬈毛头”。

十一岁时,秀兰的片酬已超过12万美元,另外还有20万美元的红利,而当时的电影票的票价只有15美分。

“圣诞节,我什么都不要,只要秀兰娃娃。”得到一个秀兰娃娃,可能是当时每个小女孩的心愿。秀兰·邓波儿外形的玩具是那个年代每个女孩童年生活的组成部分。

“她的心灵告诉自己脚往哪里走”

我们可能对《小叛军》中秀兰·邓波儿的那段踢踏舞,记忆犹新。踢踏舞蹈家比尔·罗宾逊曾盛赞秀兰“她的心灵告诉自己脚往哪里走”。这句话也是秀兰·邓波儿人生道路的写照。她总把自己的成功归于母亲。她认为自己能实现母亲的愿望很幸福。她说:“我和妈妈很亲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同时,她的成功和父亲乔治以及两个哥哥的支持也密切相关。

秀兰·邓波儿在能够识字读书前,就成了电影明星。所以,她无法自己看剧本。每天都是晚上上床以后,妈妈大声地朗读剧本,她靠记忆来默读自己的对白。舞蹈方面虽有天赋,但她还是每天练习。在5岁到11岁之间,小秀兰每天跟私人老师学习3个小时,工作5个小时,周末通常工作8个小时。但她从不抱怨,生性乐观又很会开导自己的小秀兰总是对自己和他人说:“我想每个孩子都在工作了。”

秀兰·邓波儿在11岁时已经完全发育,身体的曲线取代了头发的曲线,她不能再演可爱的小女孩了。她和其他孩子们一样上学读书。虽然在后来的10年中她又继续演电影,但她始终觉得要学习不同的技能,并随时准备改行迎接新的挑战。

因为秀兰·邓波儿的心一直很清楚脚该往哪里走,所以,1935年,她才能成为有史以来获得奥斯卡奖的第一个孩子。同年,“美国电影科学学会”还授予她“1934年最杰出个人”称号,当时,她还只有七岁。

“像苹果酱一样毫无杂质的男人”

所有称得上“经典”的好莱坞女星,在爱情上似乎都是“绝望深情”。而秀兰是其中比较幸运而幸福的一个。

在经历了一次不理想的婚姻后,她遇上了生命里真正的男人。他们在夏威夷相遇,他叫查尔斯·布莱克,拥有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双重学历。查尔斯从未看过秀兰主演的电影,这令她感到十分欣慰,因为这样他不会把她当成一个小孩或者童星。

可能因为秀兰是理智的,永远不会头脑发热,就像她始终知道脚该往哪里走,可能是为了慎重起见,她没有一下子投入查尔斯的怀抱。秀兰拜托她的老朋友、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替她做了一番调查。她说:“我不想再次遭受打击,不过幸运的是,查尔斯像苹果酱一样毫无杂质。”

公主与王子在1950年12月16日结婚。之后,已经在演艺圈干了19年的秀兰正式决定退出,从此她再也没有演过一部电影。她与查尔斯婚后生了两个孩子,洛伊丝和小查尔斯,过着安静而幸福的生活。

“我将不会对我的一生作任何改变”

五十年代的秀兰·邓波儿主持过有关她以及她电影的一些回忆性电视节目;六十年代,秀兰·邓波儿以共和党发言人的政治形象复出,进入了政界,并且成为活跃的政治家。她曾担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代表,1974年担任美国驻加纳大使,任期两年。她回忆说这段时间是她生活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两年后任福特总统的礼宾司司长,成为第一个担任这一职务的美国妇女。

现已安度晚年的秀兰·邓波儿爱园艺,喜欢养马骑马,还养有一批猫与狗,打高尔夫球和收集关于她一生的纪念物和影片成了她打发时光的消遣。

她曾对她的电影观众说过一段话:“我希望广大热爱秀兰·邓波儿的人们不要把她想象成还认为自己是神童的中年妇女,而要想象她是一个妻子和母亲,她找到了时间和热情来培养新的兴趣和开始新的生涯,如政治生涯和外交生涯。童年时代能成为好莱坞的超级明星的我对这段生动的经历仍保持美好的回忆,我觉得我是一个卓有成绩的幸福的女人,自然也是幸运的女人。”

秀兰·邓波儿始终为自己的过去感到骄傲。就是在最近她还说:“如果我还能再活一遍的话,我将不会对我的一生作任何改变。”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她始终知道权衡拥有和失去,始终在实践回忆过去的同时更应该享受现在。还是那句话“她的心灵总会告诉自己脚该往哪里走”。转自读者的微信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随笔
  • 本文标签:
  • 文章来源:澳门葡京官网-直营平台
  • 文章编辑:澳门葡京官网-直营平台
  • 流行热度:人围观
  • 发布日期:2014年05月20日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